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郝志强:职业培训师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爱学习、喜欢思考的人,一个从业务员做起的职业培训讲师。 个人网站:http://www.consultroom.com MSN邮箱:consult@consultroom.com 、haozq@vip.sohu.net

网易考拉推荐

5月13日,成都逃难记   

2008-05-26 13:18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经历了12日的地震,培训学员人心惶惶,成都的早已回家,外地的在等待领导的指示。13日上午8点左右,企业的培训经理通知大家,培训取消,于是剩余的学员作鸟兽散,我也决定赶回深圳。于是收拾好行李,等酒店的人上班,我从培训教室取出我的教具。在等待中,催促培训公司的人,买了机票,那可是下午1:30川航3U8703的航班,剩余的最后一张机票。等到9:00,酒店的服务员上班了,我取了教具,包酒店的车赶赴机场,好贵,但没有办法,外面根本打不到车。

    到了飞机场,我感觉象是到了广州火车站,人山人海。办票的小姑娘说电脑没有登陆,要提前两个小时,才在电脑上有显示,于是我找了个地方准备等到12点(为什么大城市的机场,每口都可以办登机,而且可以提前很长时间进机场里,而成都不行呢?)。等到11:30我再去看时,川航3U8703的航班被取消了!于是我在机场转悠,看有无可能改签,但没有希望,机场里人多得和下饺子一样。于是我决定守在售票的窗口,只要有飞武汉、广州、深圳的航班,就买。终于被我买到一张飞深圳的航班,下午1:20起飞,海航的HU7328。

     于是我去办登机牌。那个队伍排得很长,而且一直不动(成都机场呀,我恨你,硬件不错,但管理混乱!)后来回深圳后,拼同一辆黑车回市区的女孩,告诉我说,她为了办登机牌,站了5个小时。我在原地站了20分钟后,看排队无望,就去办了一张无托运行李的登机牌。我想,如果机场现在还坚持,每人只能带一件行李,我就准备拖着行李,硬闯安检口(我带了两件行李,其中还有个大个的拉杆箱)。进了安检口,他们正常地检查了一下,连我行李里面的三瓶赭离水,都没有发现,于是我顺利地“混”进了机场内部。看看,成都机场的管理!

     赶到C1号登机口,才看到一个公告,那个航班延误,具体时间待定,它现在降落在重庆了,什么时候到这里,到不到这里,都不清楚。于是我只好走到里面找座位,只有最里面的C12口,还有零星的座位,于是看着本杂志,在等待。这时看到南航的CZ3345航班,已经到达,准备飞深圳。问了机场的工作人员以后,我确认我可以凭海航的登机牌,登陆南航的航班。于是心喜若狂,盼望着早点上飞机。

     在等待的过程中,有个年轻的妈妈,带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,排在我后面,孩子很可爱,样子象我家北斗,一问知道是六个月,于是逗了一下,闲聊了几句。过了一阵子,好象航班清洁完了,准备上机了,她妈妈要背一个大包,我就帮着抱了一下那个小女孩。小女孩还不认生,让我抱,抱孩子的感觉真好。于是我们一起去前面,准备优先登机(我们特别象一对夫妻,又带着孩子,可以优先登机,看,我把孩子当道具了,多阴险。)可二十分钟过去了,地勤人员又带来了两群人,一问才知道是我的那个海航航班,还有深航飞深圳上午延误的人,人越聚越多,登机口还是不开。你说机场的人笨不笨,人少可以上,先来先上,上完为止。为什么要等到人多了以后,才分配座位呢?此刻三个航班的乘客比座位多,不出状况才怪呢。显然是缺乏训练。

     于是大家在那里僵持着,有的情绪激动者,已经开始和地勤人员吵架。现场所有的人都围绕在登机口周围,一大坨人肉球。是呀,大家都想有个座位,都想早点回深。二十分钟过去了,还在僵持。飞机上的清洁,早就做完了,还是不让登机。于是我和那个妈妈,冲出了那一个人肉坨,让妈妈带着孩子,坐在一个座位上,我去观察动静,有情况回来叫她。

     大概到了3点左右,还是在僵持,已经僵持了两个小时了。这时深航的地勤人员告诉深航的旅客,他准备叫辆车,把大家送到对面B登机区的深航的飞机上。那个飞机的登机口已经被准备飞南宁的占据,于是要从这里上去。但半个小时过去了,车还是没有来,成都机场真是管理混乱呀,连个大巴车都没有。期间不时看到旅客的航班起飞,也可以看到空军的航班降落,那些从外地飞到成都的航班,装得全是前来支援的救援人员。而我们在机场等待时,每隔10分钟左右,就能感地面的颤动,就象地面下有条大蟒蛇,在不断地翻身,按是余震。

     后来深航的地勤决定带领大家,走到对面B候机楼,从登机口登机,我和那个妈妈商量了一下,于是我们决定随大部队,赶到B楼,不在这里僵持了。于是我背着她那个最少有30斤的大包,拉着我的行李,她推着宝儿,向B楼走去。好远呀,我们走了个折线,大概有500来米。到了B楼的登机口,一些飞南宁的人聚集在那里,于是我把妈妈还孩子安顿好,又开始探听情况。

     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,外面停着一架深航的航班,登机口也显示深航的航班飞南宁,现在把它改成飞深圳,说南宁的航班取消了。于是准备飞南宁的旅客就炸了,大家纷纷冲上去,要找深航的人要个说法,现场一片混乱。后来有些人吵累了,看实在没有结果,就怀着对深航痛恨的心情,失望地走了,但还有几个顽固分子(人家等了一天了,要是我,更顽固),在坚持着。深航的地勤试图打开登机口,让回深圳的乘客上飞机,那几个“顽固分子”就喊着口号,冲击登机口,于是双方展开了阵地得争夺,人挤人,那个惨烈啊,就差白刃战了。哎!不幸的人们呀!我在其中还扮演了煽风点火的角色,利用我的大嗓门,大声组织回深圳的旅客,让他们排成两列,挨紧了,防止被冲击,期间还遭遇到“顽固分子”的威胁。看到又成了僵持局面,我退到年轻妈妈那里,和她商量是否要回去。她说她也担心,万一C1那里开始登机了,我们不是两头耽误了?我告诉她,我们手上有登机牌,不怕飞机走。但我还是借助机场登机口的电话,问了一下C1号登机口,确定没有开始登机,于是我们在外围观战,看我们深圳的乘客,可否取胜,期间妈妈说她担心,万一奶粉不够了,飞机上没有奶粉,就更麻烦了,我也帮她担心着。但她也不想回成都市内,住宿条件不好,还害怕地震,都睡在外面,孩子更遭罪。

     终于在我第三次给C1号登机口电话时,那边说已经开始登机了,我那个着急呀,真是决策失误,于是我还背着她的那三十斤重的大包(妈妈是拿美国绿卡中国人,住在夏威夷,住在叫火努鲁鲁的群岛上),拉着我的行李,大步走在前面,妈妈推着小车走在后面,我们那个赶,心里那个急。又是走了个折线,大概500米,才走到C1登机口,于是在气喘吁吁之下,办了登机手续,心里才算塌实了。进了登机口,走在通道上,才发现尽头是封闭的,我们要从通道的梯子上走下去,在地面上走30米,在从登机旋梯上,登上飞机,机场的人说,那是因为通道和飞机的仓门不匹配!成都,I服了YOU!于是我提着我的行李,妈妈抱着婴儿车,我们在雨中完成了下,走,上的动作。看来能生活在美国的女人,就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 等坐定,再看妈妈的脸都有点白了,看来是累坏了,此时是下午5点左右。而宝儿,还一切正常,只有少许哭闹。上了飞机,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,简单到只有一个字,等,两个字,等待,四个字,耐心等待。期间奶粉喝完了,幸好南航的飞机上还有婴儿奶粉,不过是雀巢的,不过宝儿,也不在乎地喝了很多。我和孩子她妈妈轮流抱着,在飞机中走了数圈,大家都认为我是孩子的爸爸。我从5月3号就开始出差了,已经有10天没有见过我家北斗,真是想的慌,我把宝儿当作了我家北斗,以寄托我的思念。带孩子的感觉真好,我还把脚放在前面的壁上,把腿架得高高得,让胸膛和腹部形成一个摇篮,在这个摇篮里面,晃着宝儿睡觉,让她妈妈好好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 当然我也和同样无聊的漂亮空姐,天南海北地聊了一通,仔细观察了她眼角的鱼尾纹,做空姐真是辛苦啊,老得快,还不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。旁边的小两口,也逗弄了一会宝儿,那边还有个台湾人,我们也有事无事说了几句。美国妈妈就是奇怪,她们给孩子喝晾的奶,这让我无法接受。我还问起她们在火努鲁鲁的生活。她在那里做导游,以前在深圳做保险,嫁了个美国华侨,于是出去了,真是生活在天堂呀,这更坚定了我今后移民的信心,我要去新西兰,去放羊。让我和很多乘客奇怪得是,机场没有飞机降落,也没有飞机起飞。机长说因为运送救援物资和救灾人员,所以不能起飞,而只能等待,我看再拖下去,我们也成了灾民。后来孩子的妈妈说让孩子睡在座位上,和睡在我们身上,睡不安稳,要把前面寄存的婴儿车拿出来。南航的空姐这时说,他们有婴儿篮,可以挂在我们座位前面的壁上。看看,这个就是南航的服务!她们为什么不拿出来呢?因为有规定说,只有在飞行四个小时以上的航班上,才允许用这个篮子,而飞深圳不到四个小时,所以不能用,真是混蛋逻辑!你知道我们在飞机上等了多长时间吗?我们5点上的飞机,直到12点才起飞,我们在飞机上等了7个小时以上,这么长时间,她们都不把这个篮子拿出来,到底是执行公司的制度重要?还是服务旅客重要?制度是为谁定的?对南航我无话可说!不过空姐还算漂亮,身材也不错,就是鱼尾纹多了些。

     后来到了12点,我们飞了,2:15达到深圳,还是孩子妈妈抱着孩子,我拿着所有行李,我们最后下的飞机。孩子爸爸在机场等着,他个子没我高,样子没我帅,但肚子比我大。我把所有的行李都交给他,他对我致谢,我和孩子爸爸妈妈,握手告别。走出机场门,才发现机场外面,全是动物世界。正规的士都开始乱要价,一气之下,我跟一个面貌和善的妇女,上了二楼的一个黑的士,谈好送我到南山80元,车上还有个女孩子到罗湖是100元。于是路上和女孩子聊了一下,她是12号早上,没有赶上航班,准备下午走,赶上了地震,于是和我们一路回来(我怎么那么喜欢和女孩子聊天?),路上还教了她很多赶飞机的窍门(我怎么那么好为人师?)。

    到家后,家里没人,都回武汉老家去了,19号才能回深圳。于是我自己打开水管,洗洗睡了(没有找到煤气开关,只好洗冷水,今天被老婆羞辱),看表已经是3点多了。

    都在说为灾区做贡献,大家说说,我帮一个不认识的妈妈,带了一路孩子,是不是做贡献?别奢谈什么公益,什么理想,什么奉献,从我做起,从身边做起,那才是最大的公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